优化营商环境,当好“店小二”!让我们沐浴着忠林书记指示精神的春风,乘风破浪,解决好企业的困局!发布时间:2020-08-20

8月19日,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提出:“为企业服务,凡是别的城市能做到的,武汉都要做到!从‘要我干’到‘主动干’,各个击破营商环境重点难题,对破坏营商环境的行为坚决说‘不’”。

8月20日,集团硚口项目经历艰难险阻终于见诸报端、公布于众。我们热切期盼王书记关于优化营商环境的指示精神能落到实处,妥善解决我们历史遗留问题。

以下内容转载自《法制日报·法制周末》

司法建议渐成社会治理“智库”

 

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司法建议中案涉的相关土地。   答笛 摄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答笛

“建议对于案涉土地招标拍卖挂牌程序进行自查,对于案涉土地是否符合招标拍卖挂牌的条件进行自查……”

6月12日,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在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件中,向被告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出了一份司法建议函。为实质化解行政争议以及化解当事人信访矛盾,江岸区人民法院提出了4条建议。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司法建议是法院发挥审判职能、参与社会管理的重要方式,也是法院服务大局、深化诉源治理的重要路径。

起诉挂牌出让行政行为违法

2019年9月,武汉红人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人集团)一纸诉状,将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起诉至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红人集团是武汉市的一家民营企业,这家民营企业之所以起诉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与15年前的一起招商引资项目用地有关。

2005年,根据武汉市硚口区招商引资政策,红人集团与一家外企合作,拟投资10亿元在硚口区建设武汉市“卡其卡其”服装产业园,当地相关部门为其规划了一块工业用地。

2005年1027日,硚口区发展计划委员会向红人集团发函,称武汉“卡其卡其”服装工业园项目占地面积201.65亩,总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总投资额3.3亿元;经审核同意备案,请该公司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理手续。

2006年39日,硚口区政府向当时的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发函称,武汉“卡其卡其”服装工业园拟征用地块位于古田一路以东、硚口煤气厂以西、汉丹铁路以北、张公堤以南区域内,属于长丰养殖场集体土地,其中红人集团拟征用13.44公顷。经查阅武汉市总体规划和硚口区分区规划,此前该地块规划用地性质为W(即仓储用地),硚口区政府请求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从支持区域经济发展出发,对该地块用地性质进行调整,确保“卡其卡其”服装工业园项目尽快启动建设。

2006年424日,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向红人集团颁发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卡其卡其”服装工业园项目规划用地项目为“工业用地”,用地位置在硚口区长丰乡养殖场,总用地171705平方米,其中净用地132631平方米。

2005年至2010年间,红人集团和武汉立宇投资公司先后与硚口区养殖场、东风村签订了征地250亩的《土地补偿协议》,并支付了部分征地费用。

2010年至2011年,武汉“卡其卡其”服装产业园项目调整为“新立方·企业总部”项目。2011513日,武汉硚口经开区管委会与红人集团再次签订了《招商引资协议》,硚口区政府作为见证方参加。该协议明确规定,地块用途为工业用地,并在原征地费用的基础上增加了土地补偿款4000多万元及基础设施建设垫支款1500万元。同时,为了加快项目落地,红人集团额外投入1000多万元聘请了国外著名设计公司设计了“新立方·企业总部”项目方案。

但直至2019年,武汉市相关部门一直没有给红人集团办理好相关地块的用地手续。

2019年4月,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以挂牌出让的形式,将包括上述地块在内的土地进行挂牌出让,被武汉市另外两家公司摘牌。

红人集团认为,该公司是案涉土地的利害关系人,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招拍的案涉土地补偿未落实到位,不是法定意义上的“净地”,不符合挂牌出让的法定条件,其将案涉土地挂牌出让的行为严重违法,侵犯了该公司的合法权益。

于是,红人集团向江岸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法院判决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挂牌出让相关土地的行政行为违法,并撤销与摘牌公司签订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确认书》《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法院向被告单位发司法建议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对于红人集团提出的诉讼请求,被告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进行了书面答辩。

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认为,根据武汉市政府2008年9月发布的《征收土地公告》,案涉土地已经于征收土地公告发布之日由集体土地征收为国有土地,该局作为土地行政管理部门,有权依法办理土地供应手续。若在案涉地块征收前,红人集团因案涉地块与相关主体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其有权依法维护自身权益,但其对案涉地块不享有任何物权,其对土地征收后的土地挂牌行为之间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在案件审理期间,江岸区人民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通过审查相关证据材料,结合该案中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法院认为,该案系武汉市执行协议出让土地使用权政策与强制要求执行招标、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政策过渡期间,因政策变动产生的争议案件。

法院称,红人集团前期一直与硚口区人民政府及相关职权部门协商及办理协议出让土地使用权,并于2006年424日曾取得由原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核发的武规地字(2006)063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用地位置在硚口区长丰乡养殖场。在办理后续手续过程中,因土地使用权出让政策的变动,导致其相关手续未能办理。后因相关案涉土地依法挂牌出让,并分别被湖北楚恒置业有限公司及湖北远景置业有限公司竞得,最终导致该案争议的发生。

据悉,红人集团除向法院提起诉讼外,还向多个部门不断反映问题。

鉴于上述情况,为实质化解行政争议以及化解当事人信访矛盾,江岸区人民法院向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提出四条司法建议:一是建议该局对于案涉土地招标拍卖挂牌程序进行自查,对于案涉土地是否符合招标拍卖挂牌的条件进行自查;二是针对案涉土地招标拍卖挂牌后续行为进行跟进,对于竞得单位签署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确认书》约定的有关条款进行监督实施;三是妥善办理后续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及核发土地权属证书事宜;四是多渠道、多方法积极组织及配合案涉相关当事人进行案件协调,做好当事人息诉罢访的协调工作。

助推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

湖北另一家法院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司法建议通常是指人民法院在审判工作中,针对案件中有关单位和管理部门在制度上、工作上所存在的问题,提出健全规章制度,堵塞漏洞,改进和完善管理的建议。这类建议可以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提出,也可在裁判后提出。

“司法建议是人民法院审判职能的延伸,渐成社会治理‘智库’。通过裁判外的方式维护社会秩序,引导社会规则的形成,从而参与社会管理创新,可以助推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对促进法治政府建设具有重要作用。”这位法院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近年来,随着各地法治政府的创建,各级行政机关对法院的司法建议越来越重视,针对司法建议中指出的问题,积极整改规范同类问题。收到司法建议的行政机关,大都能针对司法建议中反映的问题进行座谈,反馈建议办理情况,并就依法行政相关问题进行研讨,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据媒体披露,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去年9月发布消息,该院发出的司法建议反馈率达到了100%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部委还就如何回复法院的司法建议专门出台了规定。2019年91日,自然资源部施行的《自然资源行政应诉规定》第33条规定,自然资源主管部门收到人民法院提出的司法建议后,应诉承办机构应当组织研究落实,提出具体措施、意见和建议,对存在的违法或者不当的行政行为进行整改,并将有关情况及时向人民法院反馈。

那么,江岸区人民法院向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出的《司法建议函》,该局是否按要求进行了自查?是否向法院进行了复函?法治周末记者带着相关问题来到武汉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进行采访,该局相关工作人员称,因为案件还在审理中,他们不便答复。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曾在《关于加强司法建议工作的意见》中明确指出,法院应加强与新闻媒体等社会各个方面的合作,为司法建议工作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

有法律界人士建议,法院和有关行政机关、新闻媒体应加强对司法建议的宣传工作,宣传司法建议的法律规定与社会效果,让公众了解司法建议的真正目的、作用,消除一些单位和个人对司法建议的不解与抵触心理,提高法院司法建议的回应率。

责编:王硕


地址/Add:汉口新华路468号CFD时代财富中心 电话/Phone:+86-2785313112 鄂ICP备18031095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1880号 Copyright 2020 武汉红人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武汉盛世互联